张放:汉成帝刘骜私生活中的男人

时间:2015-03-23 责任编辑:网站原创 点击:
提起汉成帝刘骜,我们大多马上会联想到他宠爱过的后妃——姐妹花赵飞燕、赵合德。其实,在刘骜的私生活里,还有一位极其重要的男性人物,这位叫张放。
  
  刘骜与张放,事实上是一对标准的姑表兄弟。张放的母亲是汉元帝刘奭的妹妹敬武公主,成帝刘骜的亲姑姑。但张放在刘骜的生活里,可不仅仅这一层关系,一句话很难说得清。是哥们?不仅限于此;是气味相投的玩伴?不够准确;是替天子表兄拉皮条的掮客,又不尽然;是缠绵暧昧的“同志”?不敢确定。
  
  张放身上的名头也不小,富平侯。虽然这个侯爷的头衔是从父辈们那儿不费吹灰之力接手过来的,但公子哥儿的身份是货真价实的。刘骜与这位表弟,少年时起就很对脾气,经常厮混在一起。张放让刘骜喜欢的主要有两处,一是他“少年殊丽,性开敏”,人长得眉清目秀,个性机敏;另一个是他热心做刘骜的跟班、探子兼掮客,长安城哪里的姑娘最漂亮,哪里最快活,张放最清楚。
  
  平日里,张放的职责不光陪天子表兄花天酒地、斗鸡走马,最不辞辛苦的是,带着刘骜微服出宫寻花问柳,北至甘泉(距长安三百里天子离宫,故址在今陕西淳化县境内),南到长杨、五莋(天子离宫,故址均在今陕西周至县境内),长安近街远郊凡灯红酒绿处,刘骜跟上张放几乎足迹踏遍。有了张放的引领、指点和陪伴,刘骜玩得开心,玩得尽兴,玩得眼界大开,觉得当皇帝都没多大劲。有了张放,汉皇刘骜像是有了人生快乐的源泉,一时一刻也不让张放离开自己半步了。经典描述这两人的词句是“与上卧起,宠爱殊绝”,俩人好得睡一个被窝,刘骜对张放的喜欢到了言语无法表达的地步。据此,人们判断他俩是同性恋。继续看下去你可能就又糊涂了。
  
  为了激励嘉奖张放,成帝刘骜降旨,要皇后许氏的妹妹嫁给张放为妻。张放的婚事由天子刘骜亲自筹办,先赐给张放一处豪宅,外加华贵的车马服饰,婚礼的规格相当于“天子取妇,皇后嫁女”;婚宴进行期间,凡皇帝皇后派遣的官员,一律提供住处,两宫的使者车马冠盖络绎不绝,场面宏大,气派非凡。
  
  与皇帝的小姨子成亲,跟天子做了“一担挑”,张放的身份可就和此前更是大为不同了。这还不够,婚姻家庭有了,朕还得给你头衔和实权,刘骜任命张放为侍中中郎将(天子侍卫统领),监平乐屯兵,特批可以单独设立幕府,一切待遇规制礼仪等同于将军。
  
  这两个人搞的到底是什么名堂?说是同性相好吧,这一个带着那一个出去猎艳偷腥,那一个又把小姨子配给这一个作妻室;说不是同性相好吧,两人又朝夕相伴形影不离同塌而眠,豪宅宝马随手赐赠。母后王政君由猜不透而开始生气了,掌权的舅舅们也看不下去了,王家的人一商量,先把张放那小子弄来问问。
  
  一向恃宠狂傲的张放,前脚踏进宫门,后脚就遭王太后一顿狗血喷头:你个大胆放肆的家伙,天子年轻,行为不检点,你就一味地迎合唆使怂恿他干那些出格的事!一听这话,张放顿时蔫了,他有口不敢辩解啊,心说,都是皇上要奴才带他去玩,皇上一天到晚地粘着我……。
  
  其实王太后多少看出了俩人其中的端倪,要想让儿子收起花心,专注于江山社稷,最好的办法是把张放从他身边赶走。适逢当时频发天灾,大臣们找到王太后,纷纷把罪责归咎于张放,丞相、御史大夫等人及时上奏,列举张放的种种劣迹。骄纵奢淫就不用说了,具体讲,曾经有一次,朝廷侍御史(朝廷执法官)奉命带着四个人,到张放家抓捕盗贼,当时张放就在家,公然抗拒执法,他让家奴关上大门,墙内埋伏弓弩手,企图伏击朝廷命官;再有张放欺男霸女,为抢李家女子以致打伤致残了三人;还曾因个人恩怨,派打手带着四十多人光天化日之下私闯官署,毁坏公物,擅自抓人,私设刑堂;更可恶的是,连他家的奴才也仗势欺人,强夺官吏美妻不成,便杀死其夫,事后张放包庇凶手。总之一句话,张放罪大恶极,应依法严办。
  
  王太后和舅舅们眼睛齐刷刷盯着刘骜,看他拿大臣的奏疏怎么办。张放平时的所作所为刘骜是一清二楚的,奏疏所言句句属实,他一时没辙了,只好点头发话处理张放,贬张放到北地(今属甘肃庆阳)去做都尉(郡将军手下武官)。
  
  过了没几个月,风声渐渐平息,刘骜一纸诏书又把张放召回身边,仍任侍中。原来这是刘骜跟母后耍了个心眼,玩了一出缓兵之计。太后见张放又回到朝中,立马找到儿子刘骜,明告他张放绝对不能留在长安,若嫌北地太苦,就让他到山清水秀的天水去任职。刘骜不敢违抗母命,无奈地告诉张放,你先去天水待着吧,那地方气候不错。这一回两人分开的时间最久,长达三四年,可把汉皇刘骜给想坏了,期间为了排遣两地相思之苦,刘骜多次给张放写信,两人情书往来,表达相互间的惦念牵挂。
  
  成帝元延元年(前12年)前后,张放因母亲生病被允许回长安过一趟,待了几个月,偏偏这几个月刘骜生病,两人也没捞着见面。皇上龙体痊愈,朝廷又下令调张放去河东(今山西)任都尉。“上虽爱放,然上迫太后,下用大臣,故常涕泣而遣之。”相爱的人咫尺天涯真苦啊,天子虽然喜欢张放,上迫于母后的威严,下又不能在大臣们面前明着胡来,身为万民之主却爱莫能助,只能眼看着心上人一次次地被遣送外地而独自暗中痛哭流涕。
  
  大约最终还是母后不忍看着儿子过分伤心,元延末年(前9年),张放被调了回来,任侍中光禄大夫。而这时的刘骜,人已百病缠身,无意与张放再缠绵。一年后,朝廷彻底免了张放的官职,赐给五百钱,遣就国。
  
  张放回到封地仅数月时间,汉成帝刘骜就撒手人寰了。惊闻噩耗,“放思慕哭泣而死”,张放悲痛不已,昼夜哀哭,以至相思成疾跟着皇上也去了阴曹地府。——由此看来,这哥俩玩的是真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