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得志的故事

时间:2015-07-06 责任编辑:网站原创 点击:
杨得志的故事
  “叫什么名字?”
  
  “杨得志。”
  
  “多大啦?”
  
  “十七。”
  
  “家住哪儿?”
  
  “湖南醴陵南阳桥村。”
  
  “哦,家里还有什么人呀?”
  
  “有爸爸、姐姐,还有刚才叫杨海堂的就是我哥。”
  
  “行,就留下来当红军吧!”
  
  “是!”那个自称“杨得志”的人,立刻喜上眉梢,高兴地跳了起来。
  
  这是杨得志报名参加红军时的情景。
  
  杨得志是随他哥哥一起来报名参军的。在这之前,他和他的哥哥在衡阳修路工地当“挑脚”。也许是从小吃苦经受了锻炼,小小的年纪,160多斤的担子,杨得志应付自如。只是工头太刁,常常克扣工钱。杨得志兄弟俩合计了一下,觉得比以前在安源煤矿挑煤还稍强些,便坚持了下来。
  
  现在红军来了,路也不修了,他便和哥哥一起投奔红军来了。他哥杨海堂先报的名,被分在师属特务连。
  
  杨得志被留在师部当了一名通信员。以后才知道,他们投奔的是红7师,是朱德、陈毅领导湘南起义时建立的一支队伍。
  
  当了红军的杨得志,一切都感到那么新鲜,他不怕吃苦,干什么都很卖力,脑子又很灵亮,干什么都干得很漂亮。
  
  只是有一点,他感到不满意,他想得到一支枪;在他看来,没有枪,怎么能算个兵呢?可是,当通信员,给他的仅仅是一杆梭镖,甚至连军装也不发,穿的还是原来的破棉袄,盖的还是带来的破棉被,惟一能证明和老百姓区别的,就是一个土布做的红袖章。
  
  杨得志很羡慕那些背着枪的士兵,他想:哪一天,我也像他们一样该多好啊!
  
  他听人说,只有战斗连队,才能享受到有枪的待遇。于是,他盼望有一天能被分配到战斗连队。
  
  一天,杨得志接到命令,让他到师属特务连去当战士。刚听到这个消息时,他高兴得几乎跳了起来。这样,他可以领到一支枪了!
  
  杨得志来到了特务连3排7班。7班长热情地迎了上来:“你是杨得志同志吗?”“是的!”杨得志回答。
  
  班长接过杨得志手中的行李,说:“我是7班的班长,我代表全班欢迎你1”
  
  “我一定和同志们一起多打胜仗。”杨得志说完,跟着班长走进了屋内。
  
  班长把杨得志的行李放在稻草铺上,顺手从稻草下边摸出一个梭镖头,对他说:“去找根木棍砍砍,把它装好。”
  
  “这是什么?”杨得志感到不解。
  
  “你的武器,以后用它的地方多着呢!”
  
  杨得志愣住了。原想来连队能领到一支枪,没想还是梭镖,而且梭镖头都快磨平了,还不如他在师部当通信员时用的那个呢,便愤愤地说:“我不要!”
  
  “你说什么?”班长压住心头的不悦问。
  
  “我不要!我要一支汉阳造。”杨得志毫不示弱地说,还是没有去接梭镖头。
  
  班长火了,提高了嗓门:“杨得志同志,我再说一遍,去找根木棍砍砍,把它装好!”
  
  杨得志心里虽然感到震惊,可仍站着没动。
  
  班长显然是强忍着,把梭镖头放在地上,猛地转过身,大声喊道:“全班带武器集合!”
  
  随着班长的一声命令,全班迅速集合了起来。杨得志这才发现,从班长到班里每个人手里拿的武器都是梭镖或者大刀。他默然了,悄悄地拣起了留给自己的梭镖头。
  
  “想要汉阳造,”班长对杨得志,也是对着全班战士说:“好呀,打仗的时候自己从白匪手里夺吧,解散!”
  
  “是呀,不要一来就要这要那的,有本事自己去夺嘛!”有个老兵一边说,一边擦着自己手里的梭镖。
  
  杨得志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梭镖头,又看了看老兵手里的梭镖,久久说不出话来。
  
  一天杨得志的哥哥来看他,杨得志本来想向哥哥诉一诉心中委屈的,说道:“他那么凶,简直像个工头。”
  
  “怎么可以这么讲?他是红军的班长,是我们的亲兄弟!”杨海堂生气了。
  
  杨得志一看哥哥这副模样,知道自己错了,忙说:“等打仗的时候我拼命夺两支枪,送给班长一支还不行吗?”“这还差不多。”哥哥点点头,笑了。
  
  一天,部队打土豪归来的途中,班长问杨得志:“今天要是碰上敌人,你怎么办?”杨得志举着擦得雪亮的梭镖说:“用它夺汉阳造!”
  
  “好!”班长说。
  
  也真让班长说着了。当他们走到一个山梁上,太阳已经落下了地平线,四周一片寂静,忽听得队伍中有人惊呼:“敌人!”果然,山梁下走着一队敌人。
  
  敌人也发现了红军,开始猛烈地射击,子弹“嗖嗖”地从杨得志他们的头顶、身旁穿过。
  
  “卧倒!”连长喊道。
  
  杨得志就势往地上一趴。他想抬头看一看山下的敌人,在他身边的班长猛地一把将他按在地上,厉声说:“身子再低点,否则,要吃亏的。”
  
  “班长,我想夺两支汉阳造,一支送给你。”
  
  “好,这个礼物我收下了!”
  
  “轰!轰!”两声炮响,炮弹在连队的周围炸开了,班长对杨得志悄声地说:“别怕,这只是小炮,没有瞄准镜的,吓唬人而已,准备冲锋。”
  
  敌人在几声炮响后,壮着胆,开始慢慢地向山上攻来。敌人愈来愈近了,透过夜色,杨得志清楚地看到敌兵们打的青天白日旗,还有胳膊上的白袖章。
  
  只听得连长大喊一声:“上!”
  
  班长随即在杨得志背上猛拍一下,说:“快,去夺他们的汉阳造!”
  
  战斗开始了。这是一场白刃格斗。黑暗中,战友们只能从对方的白袖章上去辨认敌人。年轻的杨得志犹如下山的小老虎,在敌军的队伍中冲来冲去,在他闪亮的梭镖下面,敌人乖乖地举手投降。
  
  这时只听一个声音从山坡上传来:“快来呀,班长不行啦!”
  
  杨得志提着那支杂牌枪,迅速往山坡上跑去,到跟前才看清,班长仰卧在那里,被敌人子弹打穿的肠子流了一地。
  
  “班长!”杨得志趴下身子,对班长喊道。
  
  班长朝杨得志笑了一下,用手轻轻地指了指身边的一支真正的汉阳造,就停止了呼吸。
  
  杨得志轻轻地拿起班长留给他的那支汉阳造,抚去枪上的灰尘,把它背在肩上,眼睛里噙满了泪水,对着班长的遗体说:“班长,我会用这支汉阳造,去狠狠地痛打白匪,为你报仇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