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马迁的千古冤案

时间:2010-09-03 责任编辑:网站原创 点击:

   一个千古冤案 —— 《史记》摭谈之七

   一个千古冤案,得从以下一段故事开始:

    “汉武帝时候,尹夫人与邢夫人同时并幸”,但皇帝不准她们见面。于是尹夫人就主动请求皇帝,说希望见一见邢夫人。皇帝终于答应了她,但却叫另外的夫人装扮成邢夫人的模样,又派了几十个随从跟着“邢夫人”。那尹夫人一见了“邢夫人”,就说:“这不是真的邢夫人。”皇帝问:“你凭什么这么说?”尹夫人回答说:“视其身貌形状,是不能匹配一国之君的。”于是武帝才下令让真正的邢夫人穿了平时的衣服,一个人来见尹夫人。尹夫人远远的看见了邢夫人,赶忙说:“这才是真正的邢夫人呀!”于是乃低头俯而泣,自痛其不如也。

   以上一段,是褚先生对太史公《外戚世家》的续文。太史公文最后一段是:“及李夫人卒,则有尹婕妤之属,更有宠。然皆以倡见,非王侯有土之士女,不可以配人主也。”

   褚先生在写了上引一段尹夫人见邢夫人故事之后,即大发议论:“浴不必江海,要之去垢;马不必骐骥,要之善走;士不必贤世,要之知道;女不必贵种,要之贞好。”这一番话,明明是针对太史公“不可以配人主”而发的。
但值得怀疑的是,太史公真的写下过那一段话吗?

    通读《史记》,人们不难发现,在太史公的历史观和社会观中,等级观念是当时士人中最为淡薄的,不仅如此,他的一些观点,往往含有一定的离经叛道的色彩,即班固所言“是非颇谬于圣人”。在《陈涉世家》中,他曾借陈涉之口发出过“王侯将相宁有种乎”的大胆的抗争,他把陈涉吴广列为世家,为游侠、日者、刺客、滑稽等社会底层人物列传,这正是他藐视王侯、粪土等级的民主性思想的尝试和体现。怎么会在《外戚世家》中说出如此自相矛盾、自扇耳光的昏聩的话来?

   是他在妇女问题上还残留了封建的等级观念吗?
    不可否认,太史公生活在那样一个社会中,不可避免地会打下那个世代的烙印,比如他的忠君思想、他的天人观、他的名世愿望等等。但他是太史公,不是班固,也不是孔丘,更不是汉武帝,他就是太史公司马迁。特别是在他受了宫刑之后,被凌辱被践踏的底层人们的意识和情感在他心中便茁壮成长起来。他不仅反对一般的等级观念,还为妇女大唱赞歌——他为巴寡妇清立传,并说:“清穷乡寡妇,礼抗万乘,名显天下,岂非以富邪?”联系到他的“富者,人之情性,所不学而俱欲者也”的论断来,这不仅是对等级观念的反叛,而且是对重农抑末的农政体制的公开对抗!再看他写司马相如与卓文君那一场如歌如泣的爱情故事、他写聂政之姊聂荣伏尸痛哭,记其感天动地之言“妾其奈何畏殁身之诛,终灭贤弟之名”……哪里有一丝一毫的上流社会的等级观念?

    我们不那发现,《外戚世家》中“然皆”以下文字,是后来的窜入文字无疑。褚先生对“太史公”的挞伐,其立足点和理道当然是正确的,但却使太史公蒙受了千古不白之冤!